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马来西亚大选落幕:首次出现“悬峙国会”,安瓦尔获任总理

2022-11-28 13:55:40 760

摘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慧茵 广州报道11月24日,马来西亚第15届大选总理人选正式出炉。当天,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宣布安瓦尔为马来西亚新任总理。大选投票结束的四天后,这场被称为“史上最激烈”的马来西亚大选终于落下帷幕。当天,马来西亚国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慧茵 广州报道

11月24日,马来西亚第15届大选总理人选正式出炉。当天,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宣布安瓦尔为马来西亚新任总理。大选投票结束的四天后,这场被称为“史上最激烈”的马来西亚大选终于落下帷幕。

当天,马来西亚国家皇宫发布公告说,马来西亚需要一个能帮助恢复国家经济发展的政府,希望新总理建立一个稳定政府。公告呼吁所有国会议员团结一致,把服务人民放在首位。

此次选举的过程,堪称高潮迭起:先有马来西亚总理伊斯迈尔提前解散国会举行新一轮大选;一天后,现年97岁的马来西亚反对党“祖国斗士党”主席、前总理马哈蒂尔宣布参选;紧接着,马来西亚反对党领袖、希望联盟主席安瓦尔决定加入选战。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安瓦尔在选举总理路上已“陪跑”整整24年。

在安瓦尔当选之前,马来西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经历着政治动荡。过去四年来,马来西亚的总理曾三次更迭。前总理伊斯迈尔决定提前近一年进行大选,也是因为马来西亚不甚稳定的政治局势。

大选总算尘埃落定。但外界普遍认为,安瓦尔所组建的联合政府将成马来西亚的弱势政府。华侨大学马来西亚研究中心主任钟大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也认同这一说法。他认为,马来西亚组建新的政府,不仅要面临一系列经济问题,还将面临新政府政权稳定性的考验。

首个悬峙国会出现

千呼万唤始出来。11月24日,马来西亚国家皇宫发布公告称,安瓦尔已被任命为马来西亚新总理,并将于当天下午5时在国家皇宫宣誓就职。

安瓦尔的当选,宣告着他所在的希望联盟(下文简称希盟)成为本届选举的最大赢家,这一结果也让马来西亚上下如释重负。因为前几日,在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点票结束,公布初步结果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局面——参加选举的各政党和政党联盟无一可取得国会下议院过半数议席,马来西亚出现了历史上首度无一方过半的“悬峙国会”。

11月20日,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加尼·萨利赫表示,下议院222个议席中已有219席公布计票结果。主要政党联盟中,希望联盟获得82席、国民联盟(下文称国盟)获得73席、国民阵线(下文称国阵)获得30席、沙捞越政党联盟获得22席。按照马来西亚选举规则,通常在下议院取得过半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就可以组阁。

选举中各党派争持不下,甚至出现“悬峙国会”的局面,不禁让外界感到意外。默迪卡调查机构截至11月8日的民调显示,与提名日之前10月底发布的民调结果对比,选民对国盟的支持度从原来的14% 翻倍增长至35%。国阵支持度则相应下滑,从10月底的37%下滑至28%。希盟则始终难以打动选民的心,支持率始终维持在14%-15%左右。而到了正式投票,结果却出现了反转,希盟拿到最多的席位数。

对此,钟大荣认为,本届大选的一些新变化也影响了选举结果。他向记者分析称,本届大选主要呈现四个特征,首先是选举时间提前,按照惯例,马来西亚的国会每5年进行一次大选,本届大选应该在2023年6月或7月举行,但现在选举时间提前,导致各个阵营都匆忙上阵,国阵表现欠佳;其次,是之前执政的国阵内部出现派系矛盾。其实,过往也有这种情况,但本届选举尤为明显,因此很多选民把票投给了由前总理穆希丁领导的国民联盟;第三,此次大选在全球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举行,马来西亚经济面临巨大压力,外部环境又面临诸多不确定性,马来西亚民众普遍认为,国家政局稳定对社会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第四,本届选民呈现年轻化。本次大选将选民年龄下限设为18岁,因此多出了数百万年轻新选民,会对大选结果有一定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马来西亚国内的政治生态也在发生变化。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周边外交室主任周士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2018年上次选举以来,马来西亚经历了之前由巫统领导的国阵组阁,到希盟组阁,然后由新建的国盟组阁,再被国阵夺取政权组阁。马来西亚政治版图一变再变。”他认为,国阵本以为在此次大选中胜券在握,却最终失利,恰恰反映了最近几年马来西亚政治仍在演变。

周士新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演变,主要的原因是马来西亚的政治多元化程度增强。

“若把时间拉长看,近十多年,在野党联盟在选举中的表现越来越好。”钟大荣认为,此次选民年龄降至18岁,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说明马来西亚民主政治在成熟和发展,呈现螺旋式发展特征。

与“老对手”马哈蒂尔的对决

从1998年开始就多次向总理的宝座发起冲击,这一次,安瓦尔终于成功“登顶”,成为马来西亚第10任总理。

现年75岁的安瓦尔是希盟的领袖,曾担任马来西亚副总理、财政部部长、旅游和文化部部长等职位。这位政坛“老将”有着丰富的政治经验,然而,他的从政道路却满布荆棘,曾因渎职等罪名两度入狱。2018年,希盟赢得大选后获时任国家元首特赦,安瓦尔得以重返政坛。

曾在前总理马哈蒂尔任内担任副总理的安瓦尔,与前者的关系颇为微妙。

上纪80年代初,在马哈蒂尔首次出任马来西亚总理后不久,安瓦尔便加入了马哈蒂尔所属政党“巫统”。1993年,安瓦尔出任副总理,成为马哈蒂尔的接班人,但在1998年,两人就因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陷入争执。直到2018年,安瓦尔与曾经的政治导师马哈蒂尔冰释前嫌,再度携手合作。在这之前,马来西亚政坛还发生了一段插曲——退出“巫统”的马哈蒂尔联合政坛老将、被“巫统”开除的穆希丁和安瓦尔共同组成“希望联盟”。

安瓦尔与马哈蒂尔这对组合在马来西亚政坛成为极为亮眼的存在。在2018年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中,希盟一举终结了执政联盟国民阵线60年的执政,而马哈蒂尔也再次登上总理宝座。然而,这份荣光并没有维持多久,希盟上台后没多久就暴露出执政经验不足的问题,多项竞选承诺一直未能兑现,民意支持率逐渐下滑,仅两年马哈蒂尔就以辞职“离场”。与此同时,由于马哈蒂尔迟迟未兑现把总理职位交给前副总理安瓦尔的承诺,两人渐生嫌隙,再次分道扬镳。

今年,这对政坛“冤家”在大选中再次聚首。现年97岁的马哈蒂尔是马来西亚任职时间最长的领导人,此次再战政坛却最终铩羽而归。

周士新认为,马哈蒂尔提前落选并不令人特别意外,意味着以前最受欢迎的政治领袖并不一定能得到现在的选民特别是年轻选民的支持,“马来西亚民众对他并不特别反感,但也有人认为他有些因循守旧,未能与时俱进,提出一些更能迎合选民利益的政策主张。”

传统阵营失利,而打着“点燃改革希望”旗号的希盟胜选成为焦点。周士新表示,安瓦尔具有较为丰富的执政经验,他领导的希盟再次赢得选举,也说明其选举口号还是得到选民高度认可,意味着他对当前马来西亚的情况较为了解,所提出的解决方案迎合了选民。

值得一提的是,希盟在上届大选中获胜时,不少选民在受访时表示是出于发展经济的考虑,才把票投给反对党阵营。

钟大荣也特别提到安瓦尔的经济才能,“安瓦尔曾是马哈蒂尔政府时期的副总理,也曾任财政部部长,有经济治理能力。在马哈蒂尔政府时期,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相对稳定。上世纪80-90年代,马来西亚曾是“亚洲四小虎”之一,利用自身的自然资源以及在加工、电子产业上的优势,创造出经济腾飞的佳绩,这些成绩跟马哈蒂尔的团队是密切相关的。”

他还表示,按照安瓦尔以往的从政经验,他所组建的希望联盟里应该积累了不少有经济能力的人才。

“安瓦尔的政策主张围绕促进自由化和反对腐败。”周士新直言,这就是目前马来西亚经济恢复活力的基础。

经济仍是治理重点

经济复苏无疑是本次大选的主要议题。11月21日,在与国阵就组建新政府谈判时,安瓦尔就表示希盟和国阵都同意,新政府必须具有包容性,并将国家稳定与经济发展,视为优先需解决的事项。

就目前来看,马来西亚三季度的经济增长颇为迅猛。据马来西亚统计部门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较去年同期增长14.2%,录得2020年第二季度疫情暴发以来次佳单季增速,高于第二季度8.9%的同比增长率,成为东盟成员国中的佼佼者。具体来看,该国的服务业、制造业、建筑业都同比录得两位数的增长,但农业受限于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仅同比增长1.2%。

但另一方面,高通胀的问题仍未解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马来西亚通胀率为4.5%,较上一季度的2.8%继续增长。马来西亚央行年内已三次加息,同时持续出台补贴缓解通胀压力。前总理伊斯迈曾在7月表示,政府今年至今的补贴拨款高达770亿林吉特。国家银行认为通胀率可能已经见顶,预计通胀在未来有望放缓。

上月,马来西亚财政部向国会提交2023年财政预算案,总值3723亿林吉特(约合人民币5580亿元)。据悉,该财政预算案总额比2022年度财政预算增加了12%,也是马来西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预算案。

马来西亚的经济恢复状况向好。周士新表示,这说明当前的经济政策还是比较适合马来西亚国情的,新政府未来的经济政策将以延续为主。他指出,希盟更主张改革、开放,主张更自由和便利的经济政策,促进本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在这种情况下,马来西亚在东盟中的地位和作用将会得到进一步增强,成为促进地区一体化进程的重要力量。

钟大荣也预计,新政府会采取务实的经济政策,其次是马来西亚将继续开放经济,并与中国以及其他相对先进的国家保持合作,“近十多年来,中国已成为马来西亚第一大贸易伙伴,两国贸易总额突破千亿美元。一方面,马来西亚是一个非常依赖外贸的国家,未来也会在数字、人工智能等先进领域提升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它通过自身优势的传统资源促进经济发展的做法仍将长期保持。”

“新政府的经济改革还需要契合当前的国际大环境。”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唐翀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制造业为例,接下来马来西亚可能会抓住美国调整半导体产业链布局的机会,加强自身的制造业布局,这将会给马来西亚的经济带来积极影响。

钟大荣分析称,目前马来西亚经济的难点仍然不少:首先,马来西亚城镇和乡村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其次,东、西马的区域经济不平衡;三是中小型企业发展环境并不算好,并且当地以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主,需要引进更多先进技术型企业带动产业升级;四是马来西亚本国的劳动力稀缺,并且外劳质量参差不齐。这些都将是安瓦尔新政府应该考虑的。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