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走哪,聊哪——马来西亚旅行笔记(五)

2022-11-28 13:29:22 233

摘要: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家里有一本出版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世界地图手册,这本手册不仅绘有世界各国的地图,还精心编辑了各国的简介。通过这本被我翻烂了的世界地图手册,我知道马来西亚(当时叫马来亚)北部有个岛叫槟榔屿,槟城就在槟榔屿岛上,是一个优美繁华...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家里有一本出版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世界地图手册,这本手册不仅绘有世界各国的地图,还精心编辑了各国的简介。通过这本被我翻烂了的世界地图手册,我知道马来西亚(当时叫马来亚)北部有个岛叫槟榔屿,槟城就在槟榔屿岛上,是一个优美繁华的地方。之前来马来西亚因时间紧未能成行,这次到马来西亚,去槟城参观是我的第一愿望。前不久,我终于踏上了槟城的土地。

行程的第一天就是逛街。我喜欢槟城的街景,它的建筑实在是精巧可人。吃完早点,我们决定到著名的蓝屋(张弼士故居)一游。了解到路程不太远,不到两公里,我们决定步行前往。

走在槟城,时常转个弯就是完全不同的风景,从华人信仰的庙宇过条街就來到小印度街的印度庙,街边贩卖的小吃也从粿条汤变成印度油炸点心,跨过两条街道又有圆顶尖塔壮观雄伟的清真寺出现在眼前。如此的多元让人称奇,也处处使人迷恋如此多变的城市。我们沿街前行,不时有美观别致的建筑出现在眼前,吸引着自己不由自主的睁大眼睛,驻足观赏,并忍不住举起手机,把这一系列美好的瞬间留下来。



槟城是一个充满历史记忆的城市,现代的高层建筑不多,年代最久的建筑可以追溯到二百多年前。这里的建筑融合了殖民时代英国、荷兰及葡萄牙等国的元素,


还有马来风格以及中西合璧的特色;当然,最多,最丰富的还是我们中华文化特色的建筑。有次我们打的,听华人司机说:有一次他载了一位外国游客,向他打听槟城的中国城,要去中国城参观。司机说他当时就笑了,告诉游客,整个槟城就是一个中国城。据说国内拍民国时期的电影,许多老街景,国内难寻,反而在槟城找到了理想的外景地。比如著名导演李安拍的《色戒》,许多外景就是在槟城拍摄的。



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话:“这里的建筑和城市景观是独一无二的,在东亚和东南亚任何一个城市都无法比拟的”。

我们在槟城漫步,毫无陌生感。站立街头会让人忘了身处异国他乡,“却把他乡做故乡”。

槟城的中国文化元素无处不在举目皆是。街边经常能看到被华人称作五脚基 的中式建筑。与国内广州、海口骑楼老街上的骑楼十分相似。為店铺向外扩展形成外廊,外廊下供行人步行,可以遮风挡雨。 在一不太繁华的街道深处,有一别致的两层小楼吸引了我们注意。红瓦蓝墙,斜坡屋顶,整体结构非中式建筑莫属。

二楼一排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凸显了浓郁的中华文化特色。然而,窗楣和门楣上镶嵌的精美的图案,二楼一排罗马柱栏杆,配上蔚蓝色的基调,又有地中海风格。受不同国家文化的影响,这里的建筑融合了不同文化元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得益彰。

我们提前计划好要参观的蓝屋(张弼士故居),是一座中式的庭院豪宅,因通体蓝色,而被称作“蓝屋”。国内知名的张裕葡萄酒的创始人就是张弼士。张弼士1841年生于广东,16岁渡海到南洋,当过帮工、开过商行、采过锡矿,最后成为南洋首屈一指的华人巨富。建于1880年的蓝屋有38间房间、5个花岗岩铺面的庭院、7座楼梯和220扇白木百叶窗窗户,由此可见当年的奢华。




蓝屋是典型的中式风格,同时,也融汇了东西文化的特色,步入这里仿若进入时空隧道,把我们带入百多年前的岁月,这里的一切都在将过去的故事娓娓道来,历史及那种特有的南洋文化,在这里都再重现。

汉字书写的店铺招牌和标识也是槟城的一大特色,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满大街都是。我喜欢欣赏那些国内鲜见的老招牌和老标识。如从右往左书写的繁体字“的“客家公會”、幽默诙谐的“’食’外桃源”、在国内难寻的“大信當”、具有现代意义的“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以及凝聚乡情的各类会馆,如:“瓊州會館”、“會甯會館”、“晋江會館”等。





另外还有在国内鲜见的“佛教济慈洗肾中心”、 “中醫中葯聯合會”等。这些招牌上大多留有悠悠岁月打磨的痕迹,我们不仅能体会到一代华人身在异乡不忘根的情怀,还能从中读出一个华人家族在异乡的奋斗史。

我们还注意到在国内鲜见的、华人建造的庙宇在街道上随处可见。我们步行走了二、三公里,见到华人建造的庙宇有五、六处之多,甚至还见到了一座纪念木匠的鼻祖鲁班的庙,我在国内走南逛北还从未见过鲁班庙,竟然在异国他乡不期而遇,想起来也是一件让人既亲切又欣慰的事情。






在华人的早期生活中,艰苦的劳作、事业的打拼需要精神的慰籍和信仰的支撑,这些庙宇就是华人的精神家园。在社会发展到今天,庙宇也是华人寻根问祖,传承和弘扬中华文化的重要场所。每每在异国他乡见到这些庙宇,见到华人筹资建造的华文学校,我都会对远在他乡的华人同胞肃然起敬。在早期的生活中,尤其是第一代华人,他们孤悬海外,举目无亲,不但要承受艰苦的劳作,还要把掙到的钱汇到万里之外的家乡。即使这样,他们仍然筹资修建华人学校和建造属于自己的庙宇,坚守和传承着自己的文化。联想到犹太人在两千多年前被驱离家园,流散到世界各地,在两千多年颠沛流离和不断遭受苦难的日子里,他们不忘自己的根在何处,坚守和不断传承着自己的文化,包括语言、文字和信仰,始终没有被所在国民族同化和融合,创造了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这样的民族才能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才能得到全世界的钦佩和敬仰。马来西亚华人与犹太人一样,是世界上少数几个能把本民族文化横向移植的族群。我们结束槟城之旅,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一位年逾六旬的的车司机告诉我们:他有三个孩子,从小全部送到华校上学,即使华校费用高,要交学费,为了自己的语言文化不丢失,保持中国人勤奋努力的传统习惯,依然要上华校。据了解,马来西亚有华文小学一千三百多所,这在只有七百多万华人的马来西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写到这里让人感慨并让自己感到汗颜的是,做为中华文化的发祥之地的中国,许多城市中的中国文化符号已逐渐消失,在我工作和曾经生活过的银川市和固原市,代表传统文化的老建筑已所剩无几,曾经名震一时的固原回字形城墙也毁坏殆尽。然而,在万里之外异国他乡的槟城,那些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老建筑、古庙宇以及名人故居等却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传承(待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